欢迎访问内蒙古癌症预防与康复协会!
抗癌之星 Anticancer star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抗癌之星

抗癌明星赵爱平:癌症康复8年 因为乐观所以胜利

发布时间:2022-09-20 | 浏览次数:23次 | 字体大小:   | 关闭本页 视力保护色:1 1 1 1 1

     我叫赵爱平,今年61岁。很多朋友都说,和我接触时,他们完全不能想像我这样一个面色红润、气定神闲的人曾是肺癌患者!是的,8年前,我曾不幸罹患肺癌。然而,连我自己也没有想到:令人闻之色变的癌细胞,最终被我击败,落荒而逃。

     有很多朋友问我:是什么“法宝”让我最终以胜利者的姿态恢复了健康?是啊,是什么“法宝”呢?的确应该总结一下,和大家做一个有益的分享。

时间追溯到2007年9月,不知从何时开始,每当夜深人静熟睡时,我总是会从剧烈的咳嗽中醒来,一阵接一阵震彻心扉的咳嗽更使我几乎彻夜难眠。这样一连几夜下来,老伴对我说:“你是不是着凉了?”,我想:秋天来了,也许真是不小心着了凉,便去药店买来了止咳糖浆。没想到,一连喝了十瓶,咳嗽不仅一点没有缓解,很多时候甚至还咳得喘不过气来,肺腔和喉部火烧火燎地疼,头部发麻。但直到这时,我仍认为自己是因为着凉、过敏、咽炎才咳得这么厉害,继续吃着止咳糖浆,因为喝了糖浆当下很管用。

     就这样,一转眼到了年底,我所在的单位——当时的呼铁局中心医院组织员工体检。做肺部透视时,我还和做透视的同事大夫聊了几句。站到透视机器上,大夫说:“吸”,我深吸了一口气,并等待呼气指令,可大夫却很长时间没有说话,也没有传达让我呼气的指令。几分钟过去,大夫开口了:“你去做个肺部CT吧!”一听这话,我感到十分诧异,以为在跟我开玩笑,可再一看,他神情严肃,不像在开玩笑。“难到我的肺部有什么异常吗?”我不禁问自己。

     尽管犹疑不定,但我还是接受了大夫的建议。做CT时,透过玻璃窗,我看到我的部门领导正在和CT医生交流,医生表情凝重地用手比划了一个乒乓球大小的圆,这使我预感到情况不妙,而最终的CT结果是:我的肺部长有高密度实性肿瘤,需要尽快实施手术并进入化疗。

     为了进一步确诊自己的病情,我在家人的安排下,又前往内蒙古医学院附属医院找到了肿瘤专家乔地山。当这位专家了解到我有葡萄胎怀孕史时,肯定地说:“有过这样的病史,患肺癌的几率是很大的。”如果说之前还在抱着侥幸心理,那么,乔医生的诊断使我彻底接受了残酷的现实。这样的结果,犹如一个晴天霹雳,使我瞬间有些发懵。可也许是这一生经历了太多的坎坷,我很快就平静下来,异常镇定地回到家,一如往常地做好了中午饭,并且和老伴平静地吃完了一餐。老伴始终没有发现我有什么异样。

     尽管检查结果如此恶劣,可我始终不能相信自己得了癌症。53岁,还没有步入老年,而这53年的人生中,我出过两次车祸,做过六次手术,却都挨过来了。我觉得自己受过的罪也够多了,怎么也不会再遭受这样的磨难了吧?我边想边用手摸着前胸,我摸到了胸前的坠饰,脑中灵光乍现,我腾地一下坐了起来,迅速穿戴好了出门,一路飞奔到单位,再次来到胸透室找到医生:“你看我带着一个项坠,是不是把它误诊成肿瘤了?你再给我做一次吧!”听了我的话,医生有些哭笑不得,但他还是重新为我检查了一次,然而结果还是一样的。确定了结果,我反而镇定了,因为我知道,现实虽然残酷,可我必须要面对它,我的家人也必须要面对它!

     当我怀着复杂的心情将自己的病情告诉老伴时,老伴感到难以接受,悲伤使他的头发大量脱落。看着老伴的反应,我想到了大学毕业刚刚参加工作的儿子和已经年近九旬的双亲。父母年迈,知道了我的病,让他们情何以堪啊!我决定对二老隐瞒病情。儿子呢?一样不告诉他。在手术的前一天,同事说:“一定要和孩子说,免得落下埋怨。”让儿子回来一趟吧?万一手术失败,我连孩子最后一眼都看不到,这太遗憾了!老伴说:“生养你的父母你不告诉,因为年迈可以理解;你生养的孩子已经成人,要也不告诉,我接受不了。要有个万一,你让我怎么面对呢?”于是,我拨通了远在苏州工作的儿子的电话,但没有说实情:“儿子,妈妈要做一个小手术,你能回来一趟吗?”“妈,什么手术啊?”儿子问。“也没什么,就是个胆囊手术。”“那应该是成熟的小手术,不会有什么危险的,妈妈,您先做,我尽快忙完手头的一些工作再回去看您,好吗?”“反正我和你说了,回不回来你自己看着办吧!”在激动的情绪中,我挂断了电话,暗想:“儿子不回来也好,省得他难受。”这样想着,眼泪夺眶而出,这是我在知道自己得了肺癌后第一次流泪,哭得那个痛彻心扉,把以前所有的烦忧一下子如同开闸的洪水一泻千里,痛痛快快地哭了个够,心里的压抑和委屈全都随着眼泪流逝殆尽。哭完以后,身心轻松了许多,面对明天的开胸手术吧!

     我想,应该是我反常的情绪让儿子不放心,挂了电话后,他立刻给其他亲人打了电话,得知了我的病情。现在回想起来,我仍能感受到儿子得知妈妈病情时的悲伤。他当即买机票,顾不上苏州的工作,请假并连夜飞回了呼和浩特。当时已经是夜里11点多,病房锁门了,不让我们说话,因为明天一早就要手术了,儿子对我做了一个“加油!”的手势,隔着病房玻璃门,我俩手紧紧贴着,很久谁都没说话。

     9月17日,我在铁路中心医院接受了肺癌切除手术,给我做手术的大夫是院长马大光和胸外科主任魏起友,能在自己的医院,能有院长和主任亲自为我做手术,能有一起工作几十年的医护人员照顾,那是多么大的安慰啊!一周的重症监护室里,我们的医生精心治疗,每天关注我的各项指标,频频蹲下观察引流瓶里的胸腔积液;我们的护士细心呵护,隔着玻璃窗24小时关注着各项监护仪器的数据变化;自己的亲人全程都站着陪护,唯恐错过我一个细微的表情,这些都减少了我很多痛苦,至今想起来心里还暖暖的。

     此后,我转入了肿瘤科,和蔼可亲的张志明主任是我的主管大夫,术后20天便开始漫长而痛苦的化疗。同时,我还要服用大量的药物。化疗带给患者的不仅是脱发,还有剧烈的呕吐、便秘。我记得:第一次化疗后,还能勉强吃点儿饭,但从第二次开始,药物反应产生的剧烈呕吐、全身骨痛、粘膜溃烂、手脚麻木、水米不打牙的症状让我生不如死。此外,还有三天水疗,需要每天快速完成3000毫升盐水输液,如果输不进去就大量喝水,就是为了尽快把体内毒素排出。一向不愁喝水的我此时滴水难进,完成这个任务简直比登天还难,整个人都提不起精神来。而这样艰难的化疗要长达6个疗程。

     如今回想起来,开胸手术和化疗的痛苦,用一句“生不如死”来形容都远远不够。而且手术带给我的半身麻木、没有知觉;化疗带给我的手脚麻木,至今8年还未见好。因为铂类属重金属,不容易排出体外。

     但无论多么痛苦,我都让自己保持着笑容,哪怕是苦笑呢,也是对家人的一种安慰。即使化疗后疼痛虚弱到极致,我也告诉自己不要叫苦。因为我知道:尽管生病的人是我,可我的家人所承受的痛苦和压力一定不比我少。亲友们来探病时,都要事先调整好情绪,生怕在我面前会掉眼泪,为了不触及我的病情,不增加我的痛苦和心理负担,说话也是小心翼翼的。

后来当我康复时,亲友们都说,那时大家完全没想到,已经病得憔悴不堪的我却能乐呵呵的和他们聊天、说笑,更让他们感到意外的是,我对自己的病情也毫不隐晦。看着我乐观的状态,亲友们都说:“你哪儿像癌症病人,这么好的心态,啥病碰上你都得吓跑了啊!”“嗨,我就是这么个傻大姐,得啥病也不耽误傻乐,何况见着你们高兴啊!”我极力地笑着说。就这样,面对亲友们的关爱之情,我即使在最难受的时候也总是尽力拿出最好的状态笑对一切。

     经历了长达7个月的手术、化疗后,要休整一段时间了。三个月要复查了,肿瘤标志物是必须要关注的,但NSE指标是肺癌的专项指标,正常值是16,我的结果为33.53,难以置信,三天后再一次复查结果为44.47。这说明癌细胞已经扩散,这是为什么?难道治疗的速度赛不过癌细胞扩散的速度吗?医院让我继续接受化疗。想到化疗带来的非人折磨,我不打算再治疗了,但儿子得知了我的想法后,泪流满面地抱着我说:“妈妈,你怎么能放弃呢?就算是为了我,也要接着治啊!更何况您还年轻呢,以后还有好多福要享呢!”

     家人决定带我去北京复查。这一次,我没有任何异议地听从了家人的安排,前往北京中科院肿瘤医院检查。按医嘱,我又重新做了一次肺部CT、骨扫描、头颅核磁等一套检查,检查结果三天后出来。而这三天的等待,对于我来说,比三年还要漫长。为了宽慰我,家人带我到北京各处景点游玩。虽然内心煎熬,但我想,就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地享受和家人在一起的每一点时光吧。三天里,我每天都保持着轻松的笑容,让他们能够在我的笑容里暂时卸下心中的重担。

     漫长的三天终于过去。尽管在家人面前保持笑容和一片镇定,但走进医院后,我还是怀着忐忑的心情坐到了医生面前,犹如等待一场宣判。出人意料的是,在看完我各项检查指标后,医生平静地告诉我:“一切正常,你可以放心的回家了。”“什么?”我懵了:“之前两次的复查结果都是癌细胞扩散啊!怎么可能马上就好了呢?”“经过我们检查得出的结论就是正常,难道你还想查出病来吗?”医生有些不耐烦。

     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诊断室的,站了好一会,我想:“我是从内蒙古车马劳顿地来复查,难道就这么走了?得问个清楚啊!”于是,我又转身回到诊断室,有些激动地对医生说:“医生,我在呼和浩特两次复查,癌细胞指数一次比一次高,难道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全没了?”“我不管你以前的检查结果是什么,我只看本院的检查结果。确实没事,你就放心的回去吧。”这次医生的回答,还是让我难以置信,可我的心却平静了。儿子和老伴对检查结果也感到难以置信,说回呼市三个月后再复查看结果怎样。可我说:“不查了!我就相信这次的检查结果。前两次那样的结果吓都要吓死了,绝不利于康复!”是的,我要摆脱现在的生活,也许癌症病魔能摧毁我身体的健康,但我决不让它摧毁我的精神和意志!

     我的生活从此又是另一番天地。回到呼和浩特后,开始调理因前期治疗造成的肝肾损伤等病症,为了增强体质,我改变了生活习惯,注意饮食,只要是有益于健康的食品、蔬菜、菌类我都要吃,不健康食品少吃、不吃。每天喝水也从茶水变成了菊花、枸杞、甘草等;亲友们听说我身体不好,纷纷买来了各种保健品。为了不辜负大家的好意,几年中,我吃过蜂王浆、氨基酸、蛋白粉、富硒产品、螺旋藻等众多修复细胞、提高免疫力的保健品。同时,我还接触到了郭林新气功,至今坚持不懈的练习,受益匪浅。

近几年,我还学会了跳广场舞,站在队伍里和很多相识、不相识的人怀着同样的心情起舞,动感的乐曲和飞扬的舞步使我的内心愉悦。老伴和儿子都说,我跳起广场舞的时候步履轻盈、神采飞扬,看到这样的我,他们由衷地高兴。

     生活,不能只有娱乐,更多的还要有责任,对家人的,还有对社会的。你在付出的同时,其实也在享受着快乐和充实。2009年,我加入了内蒙古癌症预防和康复协会,热忱地投入到工作中。在协会里,我结识了很多和我一样以乐观的精神和顽强的毅力战胜癌症的同伴。在康复协会,我积极、活跃地与大家交流,因为“话疗”是一种特别好的释放方式,通过交流病情和治疗心得,很多癌症患者的压力得到了缓解,促进了治疗。当大家怀着一个共同的信念,一起去帮助正深受癌症病痛折磨的患者,并看到自己的付出能够在治疗经验和精神上为他们提供帮助时,感到了由衷地满足,甚至感到自己又重新获得了旺盛的精力和一颗年轻向上的心,这也是在群体里获得的力量。

     如今,8年过去了,大家都说战胜癌细胞的我面色红润,声音清亮,神清气爽,盘的一丝不乱的乌发浓密而富有光泽,这一切都昭示着健康。作为一名癌症康复者,我十分愿意倾听大家的诉说,更乐于将自己的康复心得与大家分享。如果要总结一下,我认为:药物和仪器的治疗固然重要,但精神力量无限强大,甚至能创造奇迹。得了癌症不等于被判了死刑。这个时候,首先要以平和镇定的心态去面对,治疗过程的痛苦不言而喻,但越是这种艰难的时候,越是要以乐观的心态去面对,要笑对家人和亲朋好友的担心和关爱。

     当癌细胞遇到强大的意志和毅力时,它的迫害力往往会被大大降低,甚至最终被人类战胜。所以,当你不幸罹患癌症后,要更多地与人交流,多参加集体活动,坚强乐观的和大家一起去做有意义的事,这一过程往往是与癌症顽强斗争的过程,会使药物治疗事半功倍,让你更加深刻地体会到生命的意义!



首页 | 协会简介 | 新闻动态 | 抗癌之星 | 社会关爱 | 会议报道 | 会员风采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版权所有:内蒙古癌症预防与康复协会 蒙ICP备19002248号-1  网站建设国风网络  蒙公网安备 15010502000511号 联系电话:0471-3250896 网址:www.nmaz.cn 地址:呼和浩特市赛罕区昭乌达路42号

内蒙古癌症预防 呼和浩特癌症预防 内蒙古抗癌中心 呼和浩特抗癌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