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内蒙古癌症预防与康复协会!
抗癌之星 Anticancer star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抗癌之星

抗癌明星郝淑珍: 心怀感恩 笑对人生

发布时间:2022-09-20 | 浏览次数:29次 | 字体大小:   | 关闭本页 视力保护色:1 1 1 1 1

     人生的道路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,挫折与困难在所难免,但是我们必须学会坚强地应对一切磨难,化痛苦为力量,毫不犹豫地选择坚强。

     我叫郝淑珍,今年56岁了,虽然八年前不幸罹患直肠癌,但是现在的我不仅活着,而且活得那么快乐,那么滋润。一场生命的灾难,改变了我对人生、对生命的态度,生命重新开始,苦难也是一种人生的财富!

     心态影响健康,身体频繁发出报警信号

     对我来说,生活是沉重的。我在家中排行老大,身上肩负着照顾着父母和弟弟妹妹们的责任。1992年,母亲因病去世;1998年,父亲脑梗瘫痪在床,在我们子女轮流照顾了五年之后,2003年还是没能够挽留住父亲的生命;2004年,我的妹妹又得了肾病。

而我本人是原呼和浩特制药厂的一名职工,在九十年代时,单位不景气,没活儿干就放假,我一个月只能拿到160元的工资。丈夫也在1996年就下岗了,不好找工作,一直待业在家。儿子上中学,家庭生活并不富裕。

     可能是生活压力大,长期心情低沉的原因吧,我的身体也频繁出现不良状况。2005年6月,我因子宫功能性出血,做了子宫切除手术。2006年夏天,我出现了心率过快、出汗、腿发抖的症状,并伴有消瘦。我以为是心脏病,去内蒙古医科大学附属医院(简称附院)心血管内科做检查,结果竟然是甲亢。于是口服用药,病情稳定后才逐步减少药量,但是需要长期用药,定期复查。到了秋季时,我偶尔会在大便后擦拭的卫生纸上发现有血,当时以为秋季天气干燥,自己是上火了,也没在意。

     雪上加霜,我对未来一无所知

     2007年10月,我的妹妹肾病加重,出现肾衰竭,我义不容辞地陪她去北京治病,一个月后才回到呼市。在北京期间,我身体就不舒服了,大便后有血丝,伴有粘膜状物体流出。我感觉到左腹部疼痛难忍,有三天甚至疼得我无法睡眠。妹妹看到我难受的样子,让我就在北京做检查看看是怎么一回事,可我考虑到妹妹病重身边离不开人,需要我照顾她,再加上手头钱也紧张,还是忍忍回呼市再说吧。

     11月份,我们终于回到了呼市,我的身体症状也加重了。我和一个要好的同事说起这事,她回到家中后,极为热心地上网查了我说的症状,发现很像直肠癌的症状,她十分担心害怕,就陪我一起去附院看病。

     附院外科的赵海平医生让我做肠镜检查,我忍受着肠镜检查过程中巨大的疼痛,被人搀扶着走出检查室......检查结果提示是直肠炎,医生给我开了一堆口服药和灌肠药,我缴费取药后却没有用药,自己总觉得是痔疮,应该手术而不是单纯用药。于是,我又在附院挂了一个科主任的号,仍旧是开了一堆药。

     后来,我去了原内蒙古中蒙医院找到了肛肠科的刘锡全医生,他看了我的肠镜报告,通过手诊得出结论是混合痔,建议做手术。当时因为丈夫在外地打工,做手术的话,没人给我陪床。我只好等到他赶回来后,于11月14日住进了内蒙古中蒙医院进行手术。做手术在扩肛后,医生发现低位处肉眼可见一肿物很可疑,中途出来告诉家属,在我的病灶外周取活检做检测,用来判定病灶周围是否扩散。就这样,缝合刀口后我被推回病房,等待检查结果。虽然家人对我隐瞒了真相,安慰我说是做了痔疮手术,但是我的心中隐隐预感到不好。

     晴天霹雳,将我打入人生绝境

     手术后第二天,同事又来探望了我,谈话中我向她吐露出我的担心。我想:“与其胡思乱想,不如找医生问个明白吧。”在我的再三央求下,医生才明确告知了我的病情,活检结果病灶周围没有扩散。为了确诊病情,我再次承受了做肠镜检查的巨大痛苦,这次是在病灶处取了5块组织做活检。

     终于等到活检结果出来了,我被确诊为“腺性直肠癌”。这个噩耗犹如晴天霹雳,击碎了我的早已不堪重负的心灵。我不在乎自己还能够活多久,我担心的是:家中经济条件不好,儿子大了都没有钱给他买一套房子,而自己得了癌症,治病要花很多钱的,万一到最后人财两空,岂不是给家里造成了沉重的负担?

     我在11月29日出院后,当天下午就住进了内蒙古医科大学附属医院。第二天早晨,按照住院常规进行各类化验。医生以为我是病人家属,告诉我说:“低位三公分,能不能保肛还是个问题。谁是病人?”当得知我是病人时,非常诧异。我平静地说:“我不怕死,我知道自己得的就不是好病,无所谓的,一切听大夫的安排,只要手术做干净就行了。”

     2007年12月4日,肿瘤外科主任孙俊平和助手马金柱两位医生为我做了手术,手术难度大,进行了四个小时。我的直肠全部切除,保住了肛门,是把上面的肠子扯下来与吻合器相连接。术后整整半个月的时间不能进食,每天24小时不间断地输液,时间久了,我的嘴唇干裂,只能是用棉签沾水湿润一下或是抹润唇膏。而我出现输液过敏现象,脸肿了,还发硬,就像戴了一个面具似的。白天是丈夫陪在我的病床前,晚上是两个妹妹轮流值班守护我。在家人无微不至的照料下,我渐渐好起来。

     我记得是12月26日开始了化疗。化疗的痛苦是常人无法想象的,恶心、呕吐,全身肌肉和骨头像撕裂般的疼痛......经历了五天地狱般的折磨,31日那天我终于可以出院了。此后,我每隔三个星期就去医院化疗一次,一共化疗了六个疗程。 

     家人关爱,是我与病魔作斗争的力量源泉

     手术以后,我的噩梦仍在继续......我不能坐,走路时大腿根疼,只能平躺着。一天上厕所20多次,最恐怖的是:因为吻合器的材质是钛合金铝的,所以与肠子连接时是用订书钉订上的,钉子在解手时会脱落,那种疼痛真的是让人难以忍受的,疼得我浑身冒汗,每次去完厕所,我都像从刚刚水里捞出来似的。得知自己生病都没有哭过的我,此时却被疼痛折磨得忍不住在厕所里放声大哭!

     丈夫和儿子听到我的哭声,心疼不已,在厕所门外焦急地等待我出来。丈夫还特意四处打听,找了好几家医院询问医生,而医生的答复是:“没办法的,只能是慢慢恢复了。”在我最艰难的时刻,正是靠着亲人的呵护,靠着所有关心我的人们的支持与帮助,才一步步走出这份艰难的。家人的关爱与鼓励,更坚定了我活下来的意志,为了家人和朋友,为了一个完整的家庭,我一定要活下去!

     本以为灾难就这样过去了,哪里知道“屋漏偏逢连夜雨”啊!在我做直肠癌手术后两年,也就是2009年12月17日,我因右乳上长出一个肿物再次住院。经诊断为:右乳腺增生、右胸壁瘤样纤维组织增生,并进行了手术。2010年3月,我发现手术刀口处长出了一个鼓起来的小包,后来发烧了。经B超检查诊断为:腹壁原切口下多发实性肿物,怀疑转移癌。住院手术后,医生才松了一口气,告诉我们:不是转移癌,是因为手术线吸收不好,引发炎症造成的脓肿。我和家人听了也都放心了。

     没想到,10月份时,我再次因为刀口发炎入院治疗。医生说我这种状况是因为身体免疫力低,总是手术缝缝补补的,造成伤口不易愈合。没办法,我只好每天换药,让伤口慢慢愈合了,其中的痛苦自然是不言而喻的。

     2013年年底,我明显消瘦,胃胀吃不进去东西,去附院做胃镜检查,结果是萎缩性胃炎、非典型增生中度。我吃了一个月的西药,又喝了四个月的中药,采取了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法,终于恢复了正常。

重视康复,心怀感恩将爱心传递下去

     生病期间,经人介绍,我于2009年9月加入了内蒙古癌症预防与康复协会,并成为了协会爱心志愿者队伍中的一员。虽然身体状态不稳定,但只要不是住院,我总是积极参加协会组织的各项活动。每次参加活动,我的心情都非常愉快。和病友们在一起有说有笑的,大家互相询问病情,嘘寒问暖,相互鼓励,我整个心都是暖暖的,如沐春风,浑身上下都充满着感动和力量。

     2011年5月,我还参加了协会组织的去上海康复学校学习郭林气功的培训班,在那里结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癌症患者,不论是康复学校的志愿者老师们还是前来参加培训的学员们,都带给我深深的震撼和感动。回来后,我对协会的工作付出了更多的努力,对病友更加细致关心了,我要把抗癌的信心传递下去,把爱心传递下去,让更多和我一样的病友们看到康复的希望,感受到协会这个大家庭的温暖。

     八年的抗癌历程,使我明白了好多道理。

     第一、要保持一个好心态。而我在大病之后才知道,心情不好容易影响身体健康,我们要从养心开始做起。慢慢地改变自己,脾气变得不再那么急躁,性子变得柔和,心胸变得能够包容,懂得了心平气和的道理。还要保持乐观的心态,每天多笑一些,让愉快的情绪包围自己,感染别人。

     第二、要改变饮食习惯,做到科学合理饮食。饮食多样化,养成良好的饮食习惯十分重要。不偏食、不挑食,不要长期食用高脂肪、高蛋白饮食,经常吃一些含有维生素和纤维素的新鲜蔬菜和水果。我平时吃的比较清淡,不吃辛辣、油腻的食物,多吃蔬菜。

     第三、要坚持锻炼身体。只要是有氧运动,对患者来说都非常好,比如步行、快走、慢跑、打太极拳、跳健身舞等。锻炼要因人而异,要坚持不懈。我每天早晨都要出门步行一段时间,散步就是一种简单而有效的锻炼方式。天大地大,都不如健康大。



首页 | 协会简介 | 新闻动态 | 抗癌之星 | 社会关爱 | 会议报道 | 会员风采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版权所有:内蒙古癌症预防与康复协会 蒙ICP备19002248号-1  网站建设国风网络  蒙公网安备 15010502000511号 联系电话:0471-3250896 网址:www.nmaz.cn 地址:呼和浩特市赛罕区昭乌达路42号

内蒙古癌症预防 呼和浩特癌症预防 内蒙古抗癌中心 呼和浩特抗癌中心